陕西普西诺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中医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疗效及对疼痛消失时间的影响

发表时间:2023-10-30 10:19

中医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疗效及对疼痛消失时间的影响

吴鹏飞1林婧2张煌1

[摘要] 目的 探究与分析中医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疗效及对疼痛消失时间的影响。方法 随机选取2020年3月—2022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〇〇医院仓山院区中医康复科收治的90例腰间盘突出症患者为研究对象,采用随机数表法分组,每组45例。两组均给予常规腰椎牵引方式治疗,在此基础上对照组给予针灸治疗,观察组加用推拿治疗,两组均连续治疗1个月,对比两组临床疗效、治疗前后视觉模拟评分法(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改良Oswestry功能障碍指数(Oswestry Disability Index, ODI)、直腿抬高角度,同时对比两组治疗前后炎性因子水平。结果 观察组临床总有效率95.56%较对照组的77.78%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6.154,P0.05)。与治疗前相比,两组治疗后VAS和ODI评分较低,直腿抬高角度较高,且观察组VAS和ODI评分低于对照组,直腿抬高角度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治疗前相比,两组治疗后炎性因子水平均较低,且观察组血清肿瘤坏死因子-α、白细胞介素-1β、hs-CRP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中医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效果突出,降低患者疼痛度以及功能障碍程度,明显提高直腿抬高角度,明显降低炎性反应,患者的综合预后表现较好。

[关键词] 中医针灸;推拿;腰间盘突出症;疗效;疼痛

腰间盘突出症作为临床上一类发病率较高的骨科疾病,多发在腰间盘部位,多以髓核等表现出的不同程度退行性病变为主,而由此所造成的相邻脊神经受到刺激以及压迫等病理改变,在发病时可诱发不同程度的腰部疼痛以及下肢麻木等症状[1]。目前,腰间盘突出症的治疗多以腰椎牵引非手术治疗为主,其主要作用机制在于通过利用外力牵拉的作用促进改善局部血液循环,由此缓解肌肉过度紧张与酸痛等症状,加快机体对炎症因子以及水肿的吸收,由此达到促进改善相关症状的目的[2]。现代中医认为,腰间盘突出症属于“腰腿痛”“痹症”的范畴,主要因风寒入侵人体导致血运不畅所致[3]。因此,在治疗该病时需要将解痉镇痛、疏通经络等作为重要原则。针灸与推拿作为我国中医临床工作中一类常用的外治方法,其中针灸可对血液循环产生刺激作用,由此减轻患者神经根部受到的不良刺激,有效促进缓解疼痛,而推拿的作用在于促进改善肌肉痉挛的情况,也会减轻神经根受压的情况造成不良的影响与刺激。本研究随机选取2020年3月—2022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〇〇医院收治的90例腰间盘突出症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次研究通过本院医学伦理会批准审核,随机选取本院90例腰间盘突出症患者为研究对象,采取随机数表法分组,每组45例,两组一般资料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全部患者知情同意本研究。

1.png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西医符合《腰间盘突出症》[4]诊断标准;中医符合《中医骨伤科》[5]中有关标准;行影像学诊断后确诊;具有完整的临床资料。

排除标准:合并严重骨关节疾病;椎管狭窄、椎间盘脱;因各种原因导致的临床资料缺失;对针灸以及牵引治疗不耐受;合并存在重要脏器损伤或者功能障碍。

1.3 方法

两组均给予常规腰椎牵引方式治疗,具体方法:为患者摆放仰卧位,采用多功能牵引床对患者实施牵引治疗,治疗时需要将患者的胸部、臀部等部位进行固定,结合患者的病情变化对病变的伤椎进行牵引治疗,避免对患者造成不必要的损伤[6]。在首次进行牵引治疗时,需要结合患者当前病情表现,肌肉韧带能够承受的张力以及本身的耐受能力进行评价,牵引的质量以患者体质量50%~80%为主。在实施牵引治疗期间,可依据患者的病情表现以及牵引治疗质量,将患者体质量的50%~80%为主[7]。同时在实施牵引治疗时询问患者的治疗感受,一旦出现不适感需要立即停止治疗,在一般情况下,治疗需要持续20 min/次,1次/d。在每次治疗结束之后,嘱咐患者卧床休息30 min,由此减少对腰椎造成的不必要损伤,并按照患者的临床恢复情况,指导患者进行适当的腰部活动与锻炼。

对照组给予针灸治疗,具体方法:取患者的委阳、夹脊、轶边、环跳等穴位进行针灸治疗,同时选择患者的足三里、风市、阳陵泉等穴位进行针灸辅助治疗。在治疗时采用一次性的无菌针灸针,针刺上述穴位,采用平补平泄法进行操作,得气之后需要保留20~30 min,1次/d,在针刺治疗后休息20~30 min[8]。连续治疗1个月。

观察组加用推拿治疗,具体方法:当患者针刺感消失之后休息20~30 min,再随后进行推拿治疗,帮助患者摆放俯卧位,通过采用按揉推压的方法,对患者夹脊以及周围的痛点等进行操作,推拿的部位包括了环跳穴、阿是穴、委中穴等,先轻后重,逐渐增加力度,从患者的腰部开始向着下肢进行手法按摩治疗,每日治疗反复3次以上。连续治疗1个月。

1.4 观察指标

①按照《腰椎间盘突出症》对疗效进行评价,将患者治疗后临床症状完全消失,直腿抬高程度可达到70°以上,对患者的日常生活并不会造成不良影响评为显效;将患者经过治疗后下肢上述症状有所缓解,直腿抬高程度达到30o70o,患者已经能够从事轻体力劳动,并未对患者的日常生活质量带来不良影响评为有效;将患者上述症状无改善甚至加重,或出现新病情,患者直腿抬高程度低于30o,患者活动受限,对日常生活造成巨大影响评为无效。总有效率=(有效例数+显效例数)/总例数×100%[9]②视觉模拟评分(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满分为10分,得分越高,患者的疼痛程度越严重[10]③功能障碍指数评分(Oswestry Disability Index, ODI),ODI满分为50分,得分越高,患者下肢功能障碍程度越严重[11]④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对血清肿瘤坏死因子-α(tumor necrosis factor, TNF-α)、白细胞介素-1β(interleukin-1β, IL-1β)及超敏C-反应蛋白(hypersensitive C-reactive protein, hs-CRP)水平测量。

1.5 统计方法

采用SPSS 23.0统计学软件处理分析数据,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x表示,行t检验,计数资料以例(n)及率表示,行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治疗效果对比

观察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png

2.2 两组患者疼痛程度、功能障碍程度及直腿抬高程度对比

与治疗前相比,两组治疗后VAS和ODI评分较低,直腿抬高角度较高,且观察组VAS和ODI评分更低于对照组,直腿抬高角度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d88466a83bb9fadda20ea04750e8ae8.png

2.3 两组患者炎性因子水平对比

与治疗前相比,两组治疗后炎性因子水平均较低,且观察组TNF-α、IL-1β、hs-CRP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3.png

3 讨论

现代中医将腰间盘突出症归纳到了“骨痹”“痹症”“腰腿痛”的范畴,在《素问·刺腰痛论》中也对腰间盘突出症的发病情况及病理表现进行了有关研究与说明,认为腰间盘突出症的主要病因病机是劳累伤筋、腰部用力不当等,同时对经脉也造成了不小的损伤,气血不畅,阻塞经脉等也会导致该病的发生与发展。同时,跌倒外伤也会对经络造成损害,肌肉腠理渗入离经之血,日久也会形成瘀血,血瘀也会导致气血不畅,不畅则痛,因此,在临床治疗期间需要将舒筋通络,活血化瘀作为最基本的治疗原则[12]

既往临床工作中所采取的常规腰椎间盘牵引治疗方法效果欠佳,部分患者经过治疗后仍然存在腰椎间盘疼痛、下肢运动功能障碍等表现,现为了获得更好的临床效果,开始在常规腰椎间盘突出症治疗基础上增加中医针灸联合推拿的应用,其中针灸作为我国中医特色治疗方法,通过针刺诸穴可发挥较强的调节脏腑、疏通经络以及活血化瘀止痛的功效,而推拿具有较强的疏通经络、通痹止痛、调理筋骨、行气活血的功效,二者联合应用通过直接作用于腰膝部位,促进气血恢复的功效,综合作用效果更加突出。

本次研究显示,观察组总有效率为95.56%高于对照组的77.78%(P0.05),结果证实了中医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可有效缓解患者的临床症状及体征,综合表现较为突出。这与李辉[13]的研究结果:观察组治疗有效率93.33%高于对照组的86.68%(P0.05)保持一致。同时本研究显示:治疗后,观察组VAS评分、ODI评分低于对照组,直腿抬高角度高于对照组(P0.05),结果也证实了中医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时,患者的疼痛得到明显缓解,功能障碍得到改善,原因是二者的联合作用可对患者脑啡肽及其神经元受体的兴奋性产生一定的刺激作用,从而对上述指标的分泌产生抑制效果,也明显提高了疼痛阈值,最终达到改善了神经功能的目的,与既往研究报道基本一致[13-14]。治疗后观察组较对照组相比炎性因子水平均较低,可见二者的联合应用能够有效促进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对炎性反应的渗出与释放均产生了较好的效果,这可能与改善了神经根黏连的情况相关[15]

综上所述,中医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效果突出,降低患者疼痛度以及功能障碍程度,明显提高直腿抬高角度,明显降低炎性反应,患者的综合预后表现较好。

[参考文献]

[1]Yang X, Li F, Xin D, et al. Investigation of the STOX1 polymorphism on lumbar disc herniation[J].Mol Genet Genomic Med,2020,8(1):e1038.

[2]徐王兵,李勇,钟发明,等.两种脊柱微创手术治疗老年L5/S1椎间盘突出症疗效比较及对患者VAS及JOA评分的影响[J].陕西医学杂志,2020,49(1):72-75.

[3]李伟,徐洪亮,王慧芳,等.陆氏伤科温针灸结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优化方案研究[J].上海中医药杂志,2019,53(10):65-68.

[4]赵永华.痹祺胶囊配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30例临床疗效观察[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9,34(2):851-853.

[5]王艳杰,韩强,王雷,等.通元针法治疗肝肾亏虚型腰椎间盘突出症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9,25(7):976-978.

[6]邓德万,王彬,周震,等.针灸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机制研究概况[J].针灸临床杂志,2020,36(1):91-94.

[7]汤杰杰,陈乃宗,黄斌,等.针灸联合正骨推拿治疗单纯性腰椎间盘突出的疗效及对疼痛和下肢感觉障碍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学刊,2020,38(10):244-247.

[8]张雷,郑移兵.肾着汤结合手法、小针刀、腰椎牵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疗效分析[J].中草药,2019,50(9):2151-2153.

[9]谭树颖,刘绍燕,贾竹亭,等.针刺联合经皮椎间孔镜BEIS技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42例[J].中国针灸,2020,40(11):1185-1186.

[10]李江涛,齐雨.推拿联合针灸治疗血瘀型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疗效观察[J].世界中医药,2020,16(6):920-924.

[11]单亚娟.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疗效及对患者疼痛程度的影响[J].陕西中医,2021,42(6):789-792.

[12]潘军英,王浩飏,颜妮,等.循经取穴推拿结合圆利针疗法及成角牵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临床研究[J].针灸临床杂志,2019,35(8):16-19.

[13]李辉.针灸推拿联合中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疗效[J].内蒙古中医药,2022,41(6):112-113.

[14]李建华,朱清广,房敏,等.脊柱微调手法联合导引功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临床观察[J].中华中医药杂志,2020,35(2):999-1001.

[15]沈玉婧.中医定向透药联合针灸疗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疗效观察[J]山西医药杂志,2021,50(10):1720-1722.


普西诺医疗科技
致力于投身健康事业,校企协同与创新双轮驱动、 中医药特色与现代技术转化兼具
联系我们
联系地址: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联系电话:0916-3798661
扫码关注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陕)-非经营性-2023-0070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账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